虽然市场瞬息万变,但是巴菲特的这些基础投资理念,几十年来却都没有变过。他把这些基础投资理念叫做“永不过时的指导

 

1. 基本原则一:永远不去预测市场

作者告诉我们,巴菲特很早就宣称过,自己根本没有能力预测整个市场的走向。他在书里举了一个例子。

某些合伙人给巴菲特打电话,说某某股票将会像几个月前那样持续利好,应该赶紧买。但是巴菲特对他们的提议,实际上是不屑一顾的。

巴菲特曾说:“如果他们在2月份就知道道琼斯指数在5月份会达到865点,那他们当时为什么不让我进场?如果合伙人三个月前不能预测道指的走向,那他们凭什么觉得自己突然之间具备了预测能力?”

换句话说,巴菲特不仅不喜欢自己去预测市场,也无法忍受那些“擅长”预测的人,尤其是在市场趋势出现之后发表马后炮观点的合伙人。他把这种看法称作“偏见”

2. 基本原则二:投资“深度价值”

投资不看市场趋势,看什么呢?看的就是“深度价值”。这条原则也就是著名的“价值投资原则”。

作者认为,巴菲特所谓的“深度价值”,就是那些产品过硬、经营有方,但是又很不起眼的公司。一旦发现这样的公司,他就会开始比较这个公司的实际资产和市场估值。如果市场估值过低,那巴菲特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,买那个公司的股票。

巴菲特曾经说过:“我们买卖股票,不是基于对市场前景的看法,而是要基于对一个公司前景的看法。”

比如有一次,巴菲特发现了一家默默无闻的公司,名叫“桑伯恩地图”。这家公司做的事情就是给美国的每个城市画地图,而且他们的地图可以精确到每栋楼。巴菲特认为当时的市场严重低估了这个公司的价值,所以他就大量买进这家公司的股票,最后大赚了一笔。

在2020年度致股东公开信中,巴菲特讲到了什么样的企业才值得收购。他提出了三条标准:

第一,该企业的净有形资本必须取得良好回报。

第二,该企业必须由能干而诚实的管理者管理。

第三,该企业必须以合理的价格买到。

在现实中,符合这三个要求的大型收购机会很少。不过巴菲特觉得这也没关系,他宁愿等待好的机会,也不会对不好的机会出手。

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只有面对真正的好球时,我才会挥杆打一球”。

3. 基本原则三:放长线,钓大鱼

作者告诉我们,在衡量公司业绩的时候,巴菲特从来不关心短期结果。他认为,三年是衡量一个公司业绩的“最短期限”,他曾经建议投资人,最少要关注一个公司最近五年的业绩。

那么,巴菲特手下的伯克希尔-哈撒韦公司的长期情况又是如何呢?根据最新的财务报告,从1965年到2019年,伯克希尔-哈撒韦公司每股市值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0.3%,是“标普500”增长率的2倍多。

如果在把这个“长期”的时间延长,从1964年到2019年,伯克希尔-哈撒韦公司的市值增长率是的2744062%,也就是增长了27440倍多,这个数字十分令人吃惊。

在2020年度致股东公开信中,巴菲特再次说明“放长线、钓大鱼”原则的好处:它不仅有利于增加成功投资带来的收益,也有利于减少失败投资带来的问题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一些错误的、失败的投资,可以被“治愈”。

4. 基本原则四:业绩的好坏,要知道跟谁比

巴菲特很早就说过:业绩是相对的。相对的意思,就是有合适的比较对象。

那个用来比较的标杆,就是可以看成“风向标”的美股几大指数,比如道琼斯指数、标准普尔500指数等。

作者告诉我们,巴菲特曾经视道琼斯指数为标杆,并以跑赢道琼斯指数为目标

如果某一年道琼斯指数下跌了10%,而他的投资只跌了5%,他就认为自己获得了胜利;反过来,如果某一年道琼斯上扬了25%,而他的投资只增长了20%,他就觉得自己失败了,坚决不会为此庆祝。

5. 基本原则五:复利

巴菲特在给合伙人讲解投资基础时,总会谈到他最喜欢的概念:复利收益。他画过一张“蓝图”,告诉合伙人金钱增长的速度是多么惊人:

“假设投资10万美元,年收益是4%,那么10年后你会得到148024美元;按照同样的收益率,30年之后,这个数字会飙升至324337美元。如果把收益率增加到16%,那么10万美元在30年后将增加到850万美元。”

反过来,巴菲特也曾经告诉合伙人,费用、税收等其他被忽略的因素,可能会让财富大幅缩水。

总而言之:微小的变量在长期也能带来巨大的变化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